What is Mysticism? (Chinese Translation)

Lucia René

神秘主義是什麼?   神秘主義是一門藝術,而任何一門藝術都必須同時具備天分和技能。也許用藝術家的比方最能讓你理解──其實任何的藝術家都可以,不過我會以戲劇來比方,因為我以前是個演員。 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好演員,你必須鑽研許多專業學科:發聲、演說、方言、舞蹈、律動、體操以及各種演出方式──什麼都要學。所以,你就一直接受訓練,直到有天,你被分配到一個角色,你在排練時努力把之前所學都發揮出來,之後,忽然間,演出的時候到了。 當你走上舞台,你把所有受過的訓練和綵排置諸腦後,完全進入當下。你之前所學的一切都充分流露出來,但是你的注意力並不在那上面。在那個關頭,你是「演技」活生生的具體化身──劇中人物透過演員走動、說話和感受,完全活在劇情實境的當下。 很類似地,要成為修密之人,你要鑽研許多學科:靜坐、如何停止雜念、如何察覺其它次元的事物、如何進入密境、至臻完善、如何把持你的能量、如何解構你的自我、怎樣可以不要用到「台詞」──各式各樣的密法招數。 然後有一天,你完成了訓練,言行舉止都可以完全符合至臻完善的程度。並不是因為你把注意力放在至臻完善上面,而是因為你在那個時候已經是至臻完善活生生的具體化身了。你進到密境去進行能量工作,無比流暢,完全在當下,沒有去想那些受過的訓練。完美的型態。完美的動作。 密法的修練並不是發生在智力層面上。它是從師父移轉到徒弟身上的。它被填塞進入你的本性之中。你的覺察體「感應到」修密者的覺察體在做些什麼。你觀測一個招數,而你的覺察體就把它記下來了。 在密法修練的過程裡,你有時候會討論招數。你把它們帶到智性層面來分析其中的技巧。但是你不能只靠閱讀或者聽道來學習神秘主義。你必須要花時間和修密者相處。神秘主義是純粹的體驗。 有些人在前世曾經受過密法的訓練,而在這一世又重拾過去的記憶。有些人從未經過正式的訓練,卻帶有修密者的特質。如果你先天就有修密者的本質,當你遭逢到秘術的時候,你的覺察體馬上就會感應到。有些人則是對神秘主義感到好奇,想要藉此完滿他們的靈修教育。大致上,所有的女性多少都有修密者的特質,因為,要在父權體制下生存,她們必須學會使用卡斯塔內達(Carlos Castaneda)所謂的「第二注意力」:我們在未見領域活動的那個部分。 你屬於以上那個類別並不重要。任何人都可以從學習密法技能中獲益。任何人都可以經由神秘主義的途徑來提高他們的能量振動。 … Read More

至臻完善的藝術

Lucia René

早在60年代,Carlos Castenada 在撰寫他和密法導師Don Juan的經歷時,定下了「無懈可擊的戰士」(the impeccable warrior)這個用語。之後在80年代,我的密法導師Rama 借用了這個措辭,並以無懈可擊的戰士這個概念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知識系統,作為通往開悟的途徑;有些相關課程的錄音已經被轉換為mp3檔案,可以從Frederick P. Lenz (Rama) Foundation這個網站免費下載。 回顧從前,我瞭解到當時的我是顆未經琢磨的鑽石──有著龐大的靈性潛力,內心卻是一團混亂!Rama教導的無懈可擊概念幫助我開始琢磨出內在鑽石的歷程。 那麼,怎樣才是無懈可擊呢?在英文字典裡,你會看到諸如「無從犯錯」或者「免於過失」等解釋。可是這些釋義都帶著二元性的生命觀點。在合一意識中,罪惡或者過失並不存在。人生是在於意識的增長、學習、進化到更高度的知覺狀態。 我所知道最好的定義是來自Rama的教誨:「計較細節」。 當你著手做一件事情──一項計畫、一段關係、一次轉世──都要全心致力盡可能做到完美,才能達到至臻完善的成果。而且要毫無懈怠、貫徹始終,就像咬到骨頭的狗,在所有肉屑都被啃食一空之前,絕不鬆口。另外,這個至臻完善的意圖一定要出自內心,平衡的中心點。其間不容有絲毫的狂熱或懈怠。 這個概念很難以言詞解釋。學習和掌握至臻完善的技巧需要許多年的時間。所以與其試著向你解釋,讓我舉例說明。 我花了6年的時間撰寫和出版我的脫離父係體制這本書。前後總共寫了又重寫了5次。隨著每次的指正和重寫,我都試著把自己更進一步地「放空」,好讓這本書從「我的書」進化成「神聖母親的書」。 這是一段漫長又極盡煎熬的學習歷程。在那期間我是否感到挫折?當然有。我是否曾經大發脾氣、質問聖靈,「你確定寫這本書是我的宏法使命嗎?」有,很多次。我是否曾經對於重新反覆閱讀和修改感到厭煩呢?你完全不瞭解那種感受! 但是內在覺知告訴我,如果我可以真的放空,如果我可以把事情做到至臻完善,這本書就不再只是一本書而已了:它會成為讀者的一次修密歷程、伏藏的傳導體、鼓舞女性站在自己的力量之中,還能幫助世界各地許多人將他們的能量從父權體系中解脫出來,連結上新的意識型態基準。 所以,每當我心灰意懶的時候,我就會拿這個這個目標來提醒自己,然後繼續計較細節。 當這本書終於寫成的時候,隨即就近入了製作階段。身為修密的人,我知道,要把這本書製作到至臻完善,我需要: 自己出版這本書,好保留對於書中內容和能量的掌控。 雇用我所能找到最好的編輯──他們能夠在不影響這本書能量的情況之下,完成一流的編輯工作。 和能夠經由藝術作品和版面編排,來正確傳達出這本書能量的藝術家和設計師合作。 雇用一位男性藝術家來做封面設計,好為這本書注入些陽性能量──他也要能夠容許讓作品經歷一再的修改,直到成品完美為止。 聘請我所能找到最好的印刷廠,並使用頂級的紙張。 我甚至選擇讓在加拿大印刷這本書,再運回美國,因為我知道要這樣,最後出來的成品能量才會比較乾淨! 之後在2009年十二月21日那天,我急切地企盼著發行這本書,好讓整件事告一段落;好幾百本的書堆在我四周,等著被運送出去,這時我卻被告知先暫停下來,以不同的方式來處理這本書的發行。當我靜坐入定,最後一股加持力量通過我,將那些書本從實體提升到能量的全息光芒。 所以,花了6年在計較細節上,值得嗎?我認為是的。首先,因為成品至臻完善,現在已經幫助了世界各地成千上萬人們的能量,得以順暢無阻地經由書本流露出來。另外,整個經歷也改變了我;因為為了至臻完善地完成這項任務所做的奮鬥提升了我的內在本質,並將我的靈性排列組態大幅升級。 總而言之,要發展至臻完善的能力,必須與聖靈通力合作、發自內心、時時都在當下、百分之百地專心致力在完成任務上,並且就算在想要放棄的時候,都還是要計較細節。 所以問題是,你的性靈成長到了那個階段呢?你願意努力去重整你的生活嗎?你還執著在掌控做出來的成果嗎?你有沒有每天都花一點時間靜坐,檢視你的心輪,好培養各方面的平衡?你有沒有計較細節? 如果想要至臻完善,你就得要清理琢磨你的內在本質。清理、琢磨。清理、琢磨。直到它閃爍著像鑽石一樣的光芒為止。 而一旦達到了完美的程度,就將之拋開。   … Read More

世界分裂

Lucia René

連續過去兩天,我都感到些許憂傷。某種改變正逐步逼近,而我還無法確切辨認出是哪種改變,和怎樣的憂傷。感覺起來像是我正在離棄某個事物,並啟程開始一趟新的冒險之旅──一趟安靜而低調的冒險。我猜想,是否我再也不會經由電信會議來佈道?我是否會重新界定我對世界的貢獻,並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是否會脫離肉身?正在逼近的,到底是怎樣的改變,會如此大幅地扭轉我的人生? 終於,今天早上在靜坐的時候,我看到了。 你看過魔戒那部電影或者讀過托爾金(Tolkien)精彩的原著三部曲嗎?如果有的話,你也許還記得在結局的其中一幕,精靈們、比爾博、佛羅多和甘道夫乘上一艘美麗的木船,駛出海港,消失在盡頭。他們啟程前往一個新世界。「這就是了,」我想著。「電影中的那一刻完美捕捉了這個感受!」 就好像我坐上了一艘船,正航向未知的彼端。那未知並不可怕。它其實很安詳。感覺起來有點像是回到被許久遺忘的一段過往。 回首卻是夾雜著悲傷的深沈。揮別舊世界、舊習氣、舊結構。離棄一切。和一位老友道別。 我這一世和其它世的心靈導師Rama,對目前似乎正在發生的現象有一個說法:世界分裂。在過去80和90年代,當我聽他那樣說的時候,我從沒能懂他的意思是什麼。之後,在2004年,當我正在進行根除父權體制基礎結構的能量工作時,我親身體驗了世界分裂──至少在能量層面上是如此。也許在那時,它正預示著最終在第三次元世界會發生的現象。 我明白這個說法並非尋常理智所能理解,但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其它解說方式。我猜Rama也不知道。一個東西變成兩個。一個現實分裂成兩個不同的現實。 當然,這不是件壞事。不過是靈性昇華的必經過程罷了。我們都知道,和我們熟悉的世界說拜拜,是遲早的事。我們在個人靈性昇華的進度上越超前,需要說拜拜的就越多:人們、地方、執著、想望、信仰體系、心靈狀態。甚至是身為靈修者的我們如此精進尋求的心靈祥和以及平衡,在修行的最後階段,也得恭謹地將之平息。接著,到最後,就只有「都沒了,都沒了」的回音蕩漾。 我們需要對此感到恐慌嗎?需要做出緊急應對決策嗎?你需要「做」些什麼嗎? 一點也不。這遠超過我們的情緒、智力和肉體範疇。正在發生的是人類有限的感知能力所無法觸及的。如果真的要做出什麼決定,那也會出自你的內心深處。只是單純的內在觀照。只是一刻的回顧。 毋須擔憂。不用抉擇。只要全心全意地過著每一天就好了。放輕鬆。相信。時時刻刻觀照你的覺察體(body of awareness)在做些什麼。 這個實體世界會改變嗎?我不知道。我們得靜候觀望了,是吧? 我只知道,如果有沈重或憂傷的感覺,那麼最好要去觀照它,像個小孩一般,好奇地探究它。歡迎它。擁抱它。和它結合。然後看著它逐漸平息。 然後,繼續前進… … Read More

快速心靈大掃除!

Lucia René

前幾天,我和一位身兼心理治療師和人生教練(life coach)的朋友聊天,互相比照各自在幫助人們處理情緒議題的經驗。 「我很訝異。現在人們有辦法在短時間之內很快就做出巨大的轉變,」她告訴我。 「我的情緒處理電話會議也是這樣的情形,」我附和道。「大家的進度很讓我吃驚。發揮了很大的力量。速度也很快。」 她點點頭。「曲速前進。」 曲速前進!在地球上的這個關頭,我們的確有辦法很快地做出改變。 你學會任何一種情緒處理技巧了嗎?沒有的話,你會錯失此生最重要的一次良機。在這個時候,你可以非常快速地清空你的包袱。為什麼要繼續白受折磨呢?   情緒處理真的不難。以下是我給參與情緒處理電話會議的人們的建議: 如果你還沒學會一種情緒處理技巧的話,盡快學起來。我很喜歡Pamela Wilson、Gangaji和許多其他導師傳授的不二論(Advaita Vedanta)自我探索法。不二論導師的名單請按這裡。我也很推薦Inelia Benz在她Spiritual Ascension 101 Course裡面所教授的一些情緒處理技巧。 閱讀Leslie Temple-Thurston的The Marriage of Spirit,可以在CoreLight.org買到。這本書是探討二元性(duality)的聖經。如果你想要瞭解在一個二元性體制(例如我們的父權體制)中的對立本質,這本書一定要看。Leslie在這本書裡提供的情緒處理技巧也廣受歡迎。 你一定要瞭解你使用的情緒處理技巧的結構。我經由探究Leslie、Pamela和Gangaji的工作來發展我的技巧。另外,我也運用修行時接受的訓練來清除我的情緒包袱。修行者都瞭解能量的結構。我把這個能力轉移到處理情緒上,好理解感知的結構。坐在一位靈修導師面前,沈浸在他的靈氣之中,聆聽他人的處理過程,是一回事。但是在你回到家以後呢?你還是得處理自己的情緒包袱。所以,我很建議你去真正瞭解你在使用的情緒處理技巧的箇中結構,這樣每當一個情緒浮上檯面的時候,你就可以馬上發覺、處理。 改變舊習:每當一個令你不舒服的情緒出現時,不要去抵抗、假裝它不存在或逃避。養成一個新的習慣:面對這個情緒,歡迎和擁抱它,這樣才能讓它平息。我所知的唯一可以達成這個目標的方法是一再重複──找一位從事情緒處理的導師,或者和一個情緒處理團體合作,然後一次又一次,觀察人們歡迎、擁抱他們的議題。練習一陣子之後,你就熟能生巧了。這個時候,你就再也不需要導師的協助了。 現在,你可以在超短的時間之內學會一種情緒處理技巧。你能夠以超光速的效率清空情緒包袱。拜託──我求求你──不要再拖延了。 距離地球上的所有新能量開始穩定下來,還有新世界能量基礎奠定好的時刻,我們還有一年半的時間。在那之後,一切事物就不會像現在那麼容易變動。這個時候,地球的能量正在提升。把握它。利用它。掌握這個機會來清除你的情緒包袱。清除越多的包袱,你就變得越自由。 別錯失良機。和二元性共舞,擺脫束縛的時刻,就是現在。 … Read More

和平革命

Lucia René

我這一世和其它世的心靈導師Rama,在80年代早期對政治行動主義作了如下的比喻:「如果船的行進方向正確,那你就讓船長和水手們各司其職。如果船正在駛向礁岩,而你無法說服船長和水手們轉向時,那你就必須發起兵變。」 在2002年,當我受命要到其它次元的世界去摧毀父權體制的基礎結構時,回想起Rama的這番話使我信心大增。我當時執行靈性行動主義任務的點點滴滴都記錄在脫離父係體制(Unplugging the Patriarchy)這本書裡。 時光快轉到2011年,我們腐敗的父權體制似乎在這一年開始在實體層面上也開始瓦解。很多人都預言說今年夏天會有很大的變動,而有興趣到非主流媒體一探究竟的,你們絕對會找到支持的證據──例如在YouTube就有很多世界各地的人們起身抗爭的影片。火苗開始延燒了。 而這些都是必須的。巨幅的改變正在逼近──內在跟外在都是。不管我們要不要,改革的氛圍已經瀰漫在我們的周遭了。 可是改革並不一定要是暴力的。混亂,一定的。改變總是會帶來一些混亂。可是我們並不需要以暴力來反擊日益囂張的警察國家。我們有兩種和平應對方案供我們使用。 首先,我們可以經由瓦解自己的內在制約,來將我們的能量從奠基於恐懼之上的父權體制解脫出來。如果我們願意著手清除內在的自我結構,我們就在提升集體意識上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你知道的,父權體制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同意讓它存在。 再來,如果覺得受到感召,我們可以從事靈性行動主義。這意味者要到街頭示威遊行嗎?教導我們的朋友世界上真正發生了什麼事嗎?為地球和她的子民進行能量工作嗎?只有你知道哪一種形式的靈性「兵變」最適合你。當你仔細審視的時候,哪些行動煥發著光呢?你覺得你的身體被哪些行動所吸引? 今天早上,一位友人轉寄給我一個有關無名氏(Anonymous)的新YouTube影片,他們是一群「行動駭客」:積極參與政治行動主義的電腦駭客,以和平的方式來瓦解現有的體系。觀看這支短片讓我興奮莫名!之後,在靜坐中,對那部影片的觀感仍流連在我的知覺場裡,這有助於我探入內境,並且以更明澈的眼光觀看2011年。這股改革的能量在內境散發著如此的光亮。如此的廣闊。當你檢視在全球興起的這股行動主義風潮,你會領略到一份蓬勃高漲的自由感。 無疑的,在這個時候,光明已經佔了上風。無疑的,全球菁英已經四分五裂,正作著困獸之鬥。唯一要問的是,在這個無比重要的2011年裡,你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如果你抱持著觀望態度,只等著其他人來解決世界上的所有問題,你就錯失了此生最精彩的部分。你會錯過我們當初降生地球,好參與這次大規模的意識實驗中的最高潮。   … Read More

靈修的江湖智慧

Lucia René

我這一世的靈修導師Rama在他的開悟過程裡輪迴轉世了很多次。每轉世一次,他的能量就變得更精密、振動頻率也更高,他的靈體結構也因此更形增強。如果你曾經拜師於他,你的能量振頻也會因為他的關係而增高。當他轉世的時候,你也隨著轉化。 這讓有些人覺得很有歸屬感,而其他有些人則覺得很不自在。Rama總會鼓勵那些感到不自在的門徒離開,去尋找比較適合他們的靈修團體。每次在那些人離開之後,會所裡的能量振動就會變得不一樣。 在我們出席下一次僧伽聚會的時候,Rama會說,「現在你們感覺到能量有什麼不一樣嗎?」而真的是這樣。前一個星期,有那麼多不自在的人在這裡,能量感覺起來很紊亂沈重。他們一離開,能量馬上就變得祥和澄淨。 那些感到不自在的人並沒有什麼問題。他們只不過變得格格不入罷了。是他們啟程去學習新東西──更符合他們當時能量振動的形式──的時候了。 地球目前也正在經歷同樣的階段。這個星球正在進化。她的能量正變得越來越精密、她的靈體結構也變得越來越強大。我們在地球上的處境和多年前Rama的靈修團體之間的不同,是在於我們正處於性靈昇華的最後階段,而在它於2012年達到頂峰之前,我們沒有其它地方可以去!這不像加入一個靈修團體,然後選擇離開那樣簡單。當地球的能量振動加速的時候,我們的能量振動也隨之跟進。而這讓很多人感到非常不自在。 這就像你在高速公路上開車,腳踩著油門,而其中一位乘客卻拉著手煞。這對車子很不好,而坐在車子裡的人也很不舒服。 但那正是我們在接近六月21日夏至的當下所正在經歷的。每個人都感應得到。每個人都感覺巨大的改變即將來臨。很多人變得很害怕、拒絕接受事實,或者急切地試圖逃避這一切。 所以我假設,如果你正在閱讀這篇文章,你應該很安於全速前進。如果你最近常感到心神不寧或煩躁,那可能不是出自你本身。那可能是因為普羅大眾正在拉著手煞桿。 前幾天晚上,我在一家餐廳吃過晚餐之後走在街上,打算去看場電影。但是空氣中瀰漫著不安的氣氛。人們心不在焉。有些人甚至渾然不覺我的存在。我內在的聲音說:「進到車子裡,回家。」而我就照做了。 該注意了。是該聽從你的內在聲音的時候了。該是知道何時要出擊,而何時要隱退回我們的私密空間的時候了。並不是因為我們畏懼。而是因為我們有靈修的江湖智慧。 我們正在進入性靈昇華的最後階段,而且不管你要不要,地球和她的子民正在進化升級。 … Read More

恐懼是否左右著你的生活?

Lucia René

「我哭的時候我太太都會感到很不安」,最近一個男人告訴我。「缺少了她的支持,我很難深入檢視處理我的情緒。」 「每當我堅定自己的立場,說真心話的時候,我先生的反應都很負面。我不能冒夫妻失和的這個風險。沒有他的支持,我怎麼撫養小孩?」 在這歷史上的關鍵時刻,男人和女人各自肩負著不同的任務。對女人來說,現在是她們重新找回自己的力量、舉起太陽女性*旗幟、行進到意識最前線的時候了。男人面臨的挑戰,則是掙脫父權社會所崇尚的理性思考,回歸到許久以來一直等待著被正視、釐清的情緒,並找回心的能量──平衡、均等和無條件的愛。 所以,是什麼令我們──男人和女人皆是──裹足不前,不願拋開父權體制女性/男性的過時觀念,好進入全新的世界,扮演起全然不同的角色呢? 恐懼。 如果你是男人,是哪些恐懼讓你不敢重拾你的內心能量?怕表現出脆弱的一面,或怕被看做娘娘腔;怕會疏離遠你所愛的人;害怕孤單?怕再也無法硬撐你男性的堅強外表,陷入情緒的泥淖而無法自拔? 而如果妳是女人呢?妳認為妳需要得到許可來執行這項任務嗎?妳怕落得孤立無援嗎?怕當妳身處一個男性主導的冷酷世界、站在自己的力量之中時,你生命中的男人不會來保護妳嗎? 那麼,你要怎麼擺脫這個恐懼機制呢? 去學個好用的情緒處理技巧吧,每當情緒被觸動的時候,你就可以運用它。有什麼令你不安的事物出現時,改變你抗拒它的習慣,並養成一個新的習慣來取而代之──把注意力放到那不安的感覺上,尊重它、歡迎它、擁抱它。所有不安情緒的根源都是恐懼,而蘊藏在恐懼能量振動之中的則是一份禮物──萬有真我的光與平衡。恐懼是你的朋友。它是包覆著光的包裝紙,就像牡蠣蘊藏著珍珠一樣。 今年夏天,父權體制加速瓦解,你會需要有一個好用的情緒處理技巧!現在就找一個出來。所有的方式都可以用來支援這項內在工程。 運用情緒處理技巧代表著你為自己的問題負全責。你不能為你的伴侶、家人或朋友負責。他們的問題須要自己去面對。你只要關心浮現在你的意識中根源於恐懼的情緒就好了。面對它們。歡迎它們。審視你的行為模式來找出藏在其中的明珠。 如果你願意這麼做,你的外在環境會依照意識的新典範轉變。這麼一來,你以身作則為自己負責──其實也是為你所愛的人做出很大的貢獻。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世界。經由改變我們自己。 所以,你選擇哪一個呢?利用恐懼控制一切的老舊父權世界,還是平衡、均等和無條件的愛的新世界? 決定不在於任何其他人,全在於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譯者案:太陽女性(solar feminine)──為了避免和性別定義混淆,作者將男性、女性內在共有的陽剛(堅強、熱情、創造、陽)和陰柔(溫和、感知力、養育、陰)特質各自稱為太陽(solar)和月亮(lunar),所以長久以來的刻板印象中男性應表現出的特質是陽剛,依照作者的分類就屬於太陽男性,女性應有的特質則是陰柔,屬於月亮女性。 … Read More

開啟內在古老模版之鑰

Lucia René

在地球上有一座儲存著高等智慧的古老資料庫。很久以前,在生命剛開始出現在地球上的時候,它就已經被存放在這裡了。出生成為人類的我們,使用這些古老模版是我們與生俱來的神聖權利。但是,直至目前,我們都被拒於門外。從前,隨著意識在地球上的這個大規模實驗持續發展,那些想要掌控地球的人們控制住了這些模版,限制其他人接近它們的機會,並利用它們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 我不確定這些古老模版在天地初開的時候被存放在哪裡。我是在2005年去秘魯的時候第一次看到它們──類似雪花的巨大排列組態,每一個都以不同的能量頻率在振動,埋藏在古老的洞穴中──就在馬丘比丘座落的熱帶森林深山底處。當時,我收到指示要移動它們。於是,我和一群女性合力把它們從馬丘比丘遷移到美國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的Cauldera。 六年以來,它們都被安置在Cauldera。每次去新墨西哥,我都會開車穿越洛斯阿拉莫斯的台地群,上到海拔3,352.8公尺高的Cauldera去察看它們。這其中我有兩次碰到麻煩──有人想要將它們據為己有,或者嘗試扭曲它們。兩次我都清除了那些負面能量。我一直不太清楚這些古老模版的用途是什麼,只知道它們的用意是好的,是為了人類和性靈昇華而存在,而且它們需要被保護起來。 上個星期,我收到指示要再過去一趟,不過這次是為了不同的目的。我在天黑之後爬上Cauldera,到那裡靜坐;就在那時,我接收到了90個模版。這些巨大模版的其中86個以很快的速度複製出小型拷貝,接二連三地飛進我的能量體。另外三個更大的模版──對應著心輪、智慧輪以及力輪──也隨之進到了我體內。而最後,最龐大的模版──它們之中的航空母艦,涵蓋著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偉大設計──射出了一道閃光,複製出自己的小型版本,進入我的心輪。我在過去一個星期裡都在冥想那道神聖的光束,而這引發了整個古老的智慧排列組態開始啟動。那道神聖光束就是啟動的鑰匙。 我不知道這次啟動的最終結果會是如何,也不知道當它們散佈到全世界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唯一知道的是,現在我應該要讓大家能夠使用它們。 你準備好要領回身為人類與生俱來的神聖權利了嗎?想不想當這個大型實驗的受試者呀? … Read More

你的專屬塑膠玻璃泡泡

Lucia René

露莎‧蕊內 (LUCIA RENÉ) 寫於2011年三月24日 中譯:張曉寧 最近,在地球周圍出現了一股壓迫的能量,看起來像是顆塑膠玻璃泡泡。閉上眼睛,看看你能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當我探測這股能量的時候,它感覺起來像是一頂塑膠玻璃頭盔,包覆、壓迫著我的頭部。 全球菁英又在搞鬼了! 它是被低等秘術安裝在那裡,用來阻止人類的覺醒。讓他們繼續作白日夢吧!在這個時候,沒有什麼阻止得了地球上的覺醒進程。覺醒正在全速進行,而且每天都還在逐漸加劇。但是全球菁英這個時候仍在做困獸之鬥──張牙舞爪,肆意攻擊,已經窮途末路了,還在不擇手段想扭轉情勢。 只消在內境看著這個荒謬的塑膠玻璃,就可以把它移除。你就凝視著它──把光導向它──直到它消逝為止。 不帶批判。也沒有指控。我們其實很歡迎這樣的襲擊。它把我們逼到牆角。而當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我們可以在意識上做出卓越的大躍進。 所以,沒問題。看著它,讓它消失,然後自我重整。接下來,讓自己放鬆一下。何必把事情看得這麼嚴肅呢?不過就是黑暗時代嘛。(Kali Yuga,印度語「一個週期的尾聲」) 你知道嗎,出現在你的知覺域裡的百分之九十五根本都不是你自己的想法!那是游移轉化在集體意識中的殘留感應。那是全球菁英在玩的把戲。那是你受到是非顛倒的父權體制所灌輸的程式被觸發了。那是前世的業力冒出頭來要引起你的注意。但那都不是你。 你是永恆的。你是存在的本身。你不是那具身軀,或者情緒,或者智力,或者任何其它和自我(the personal self)有關的一切。你是,而且一直以來都是,萬有的真我(the Universal Self)。 何不試著開始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如果它沒有讓我感到平靜,就不歸我。」 … Read More

在海嘯裡衝浪

Lucia René

露莎‧蕊內 (LUCIA RENÉ) 寫於2011年三月2日 中譯:張曉寧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感到惶惶不安。有非常多人告訴我,他們有家族成員即將不久人世,而死亡這個議題,總會令許多錯綜糾纏的情緒浮上檯面。有些人覺得他們處理情緒的過程好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可是,另外還有其他人,卻告訴我他們在一種狂喜興奮的境界中。你現在是處於哪一種狀態呢? 聖母掀起的變遷海嘯已經成形、壯大有一段時間,現在確定又增強了。這是無庸置疑的。一切混亂失序。變化又顯加劇。生活中的難題越來越多。而我們這加速變化的一年才正剛開始呢!這並不是只有你或你的周遭環境在轉變。這是全球性的。到處都在混亂當中! 如果你覺得快翻船了,那也許你應該要像檢查員一樣好好到處審視一番。 (1) 船是不是載了太多人? (2) 你的包袱是不是太多? (3) 你是不是以為無線電傳來的雜音是你自己的想法? 在這裡,我提供一些建議供你參考: (1) 依照你生活周遭的人列出一張名單,然後,從一個超然的立場,審查他們每一個人的能量。他對你的生活是否有加分效果?還是扣分?你是否因為和他們有聯繫,而在無形中感染到他們內心的忐忑不安?如果某個人和你不對頻,也許現在是該分道揚鑣的時候了。 說實在的,在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在你船上(也就是在你的知覺領域裡),那就有問題了。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自己的船。我們都要對自己負責。 我們必須無所罣礙地作下自己的決定、轉變方向、避開障礙物。在你船上的其他人會增加負擔,而讓船難以航行。 (2) 檢視你的包袱。你的包袱──情緒、心理或精神上的──可能正是翻攪船的罪魁禍首。你是否還在試圖掌控一切?你是否還在堅持奉守一個過時的信仰體系?你是否不願正視一個急需處理的議題? 常常,你遇上的問題──你的頭腦把它看成問題的事物──並不是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本身常在於你對處理問題的反抗心態。一旦你克服了這樣的心態,你就可以一路往下處理造成問題的情緒,層層揭開,直到你發掘出最底層的恐懼為止。而一旦你讓那個恐懼和你合而為一,它就會在意識純淨的光中溶解散去。 情緒只不過是情緒體中的能量振動。它們傷不了你。但是頭腦會說:「這個問題太可怕了,如果你去處理它,你會死掉。」而我們都相信頭腦。我們抗拒處理問題。 我的因應方式是去承認這個反抗心態的存在,面對它,告訴它,「我歡迎你待在這裡。」如果反抗正是你面臨的問題,歡迎這個反抗,然後開始歡迎每一層浮現出來讓你處理的情緒。所有被正視、承認和尊重的情緒都會很快就平息下來。 (3) 最後,試著以比較客觀的角度來看待一切。那些在你的知覺領域裡翻騰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和情緒,還是從集體意識滲透進來的?如果從集體意識中滲透進來的想法和情緒有影響到你,那麼,當然,你就必須在個人的層面上處理這個問題。不過經常,你只消後退一步,捫心自問,「這真的是我的想法/情緒嗎?」就能夠從目前紊亂的集體意識中解脫。 佛陀曾經說過:生命是痛苦的,而痛苦是源自於執著。所以,如果你正在苦惱某件事情,審視、釐清你對他人的執著。面對、尊重你對你包袱的執著。 只有你才能夠釐清你的情緒。其他人可以指導你、提供建議,或且給予支持。但是你要去實行。情緒泥淖深處是很不堪的。我知道。我去過那裡太多次了。一點都不舒服。可是,一旦你決定全心投入這項工作,它是非常、非常可行的。 承認吧。你很喜歡當你丟掉一件超重的包袱、或是甩掉一個令你精疲力竭的人之後,那種解脫的感覺。所以,打起精神,檢查你的船,減輕載重。 甚或,更好的是,把你的船換成衝浪板!就只有你、你的泳裝,還有聖母的變遷海嘯。衝浪板不夠安全嗎?你最好習慣它。在這一切結束之前,我們都已經會像海豚一樣地游泳! 你知道嗎,你其實是很會在海嘯裡衝浪的。如果你沒辦法適應急速變遷的話,你當初是不會選擇出生在這個週期末端的。 … Read More